2016/12/06

立雲峽

如果事前看了3D Map的話,一定不會去竹田城跡。┐(-。-;)┌



どうも〜我是無勇也無謀,去完才翻地圖的Mでござる(汗)。

粉紅箭咀是竹田城跡,黃星是竹田駅。

這還只是竹田城跡,立雲峽比竹田城跡還要高。

旅館的女将說上竹田城跡的最佳方法是從竹田駅的登山口步行上去,所需時間只是20分鐘,如果坐天空巴士在駐車場下車再步行去到入口也是20分鐘,所以從竹田駅直接步行上去是最划算的方法云云。

幸好沒聽女将的話(汗)

從竹田駅這條比較平坦的路步行上到竹田城跡,所需時間40分鐘。



只需20分鐘的是表米神社登山道。



幾乎全程都是沒扶手的徙斜階級。(・・;) 看看圖一,這麼斜的山能在20分鐘完成也真厲害。



不過從中腹駐車場開始步行上去城跡的路便很輕鬆。



竹田城跡的路不難行。

難行的是立雲峽。

據說,雲海發生的時間大概九月至十二月初旬(據說2月也可看到只是12月中旬後可能下雪上山困難)。

上立雲峽有甚麼需要注意的:

1. 自備電筒,或向旅館或計程車司機借電筒。不能倚賴手機,手機掉進泥濘莫後悔。

2. 自駕或計程車的話盡量五點前要到達立雲峽的停車場。停車場停車位有限,尤以假日為甚。不要意圖從竹田駅步行上立雲峽,尤其是單身女性半夜出發,下山的話另計。

3. 從停車場步行上去第3展望台約5分鐘,第1展望台約30~40分鐘,但黑媽媽上山根本看不到第2或第3指示,總之趕上第1展望台不會錯。



下圖右的地圖,正是上圖Google Map中間那點。



照片乃是下山時所攝,有些路段的階級高約一呎。



基本上全是泥濘路,因為自己也是身處雲海中嘛。最好就是爬山鞋,我是穿錯了雪靴(如果當天在東京倒是合適不過),穿短外套比長外套方便。



半夜上立雲峽,除了自駕,還可以叫計程車,當地的計程車公司叫做ふくふくタクシー

不論自駕或是計程車都只能停在山腹的駐車場,上去第1, 2, 3展望台還靠雙腿。

從和田山到立雲峽或竹田城跡的計程車價錢約3,000~4,000円,來回就乘二。

ふくふくタクシー也有「雲海Tour Taxi」,每輛可載十人,提供接送和田山附近的酒店和旅館之間到立雲峽的山腹駐車場,每人1,800円,時間指定,不可更改,也不可遲到。

大部份的旅館和酒店都在和田山駅,所以雲海的士就只行走和田山駅附近的酒店,如果住在竹田駅的Hotel EN,請和酒店安排。

如果只是去竹田城跡的話,有一輛叫做「竹田城早朝雲海バス」的巴士行走和田山AEON MALL和山城の郷,最早出發時間是4am。但此巴士只走土日祝,且只去到山城の郷。

在和田山和雲海Tour Taxi有聯繫的旅館有
レストハウス・ビジネス旅館 栄
ビジネスホテルすてーしょん但馬
ビジネスホテル好日
和田山ホテル 
有斐軒

部份旅館也提供個別TOUR。

有些人的玩法是早上去完立雲峽後便立即在竹田駅轉天空巴士或經表米神社登山道上竹田城跡,如在七八點的時間上到竹田城跡,有機會也拍到雲海。也有些人的玩法是早上去完立雲峽後回旅館,吃完朝食再出發去竹田城跡,一來先暖身子,二來行李可先放在旅館,上立雲峽時可輕身上路。

個人意見是前一天坐「天空の城 竹田城跡号」先在竹田駅下車去竹田城跡;翌朝才上立雲峽,如果沒雲海,可以睡晚一點。

至於自駕的話更自由,平日的話,總之五點前上到山理應可以找到泊車位置。

還有,晴天的日子一樣可以有雲海。



這些照片,是上午九點多差不多十點時拍的。



有得去就快去,莫等一車又一車遊客來到時才嘆氣。

關連網誌
自作孽



2016/12/05

千社札禁止

某天路過東京某寺門外,I君問:「甚麼是千社札?」



不去Game Centre的I君當然不知甚麼是千社札(爆)。

剛翻看「逃げ恥」時看到這一幕就Cap下來了(是說,每話看3次也是今年記錄,呵呵)。



放大看一下。



千社札(Sen-Ja-Fuda),就是自己的名字(可含住所)貼紙。

以前的人認為去寺院未能過夜祈願的話不夠誠心,就用貼紙代替,寺院樑頂慘變「落書」。更有人相信要將千社札貼在隠蔽的地方,愈少人看到愈大機會靈驗云云。

現今許多神社和寺院不再容許千社札,且不說清理困難,只見貼紙不見人,即是不夠誠心,神明又怎會令你如願?

順道一說,如在文化財指定神社仏閣貼上千社札,可被罰30万円或囚禁5年。



2016/12/04

逃げ恥

是日王様ブランチ發表觀眾選的Best Scene。

第3位是第三話有點得意忘形的平匡,入屋時「お、おう。ただ、ただいま…帰りました」最後還是用了敬語。



第2位是第七話平匡離開家門到幾乎被車撞到發誓不能當天死好長的一幕。



第1位是第六話新婚旅行平匡必死收藏同僚日野送的壯陽液。(這個滑到在地的鏡頭不知拍了幾多次ヾ(@^▽^@)ノ)



風見君(大谷亮平)的選擇是第四話在居酒屋說要和平匡分享Mikuri時,嚇倒平匡咇出的枝豆向上飛,然後監製說要咬到枝豆。



M姐笑點,看得スカット多,以為專做惡女的宍戸美和公會將壯陽液交給Mikuri。ψ(`∇´)ψ



這幕有兩個萌點。

第一個是Mikuri「おめでとう」平匡接「ございます」。




第二個萌點是二人同時代入百合子是林修還是金八先生。o(>▽<)o



今季追看意欲最高的日劇是「逃げ恥」!









2016/12/03

食・大阪【元祖生野お好み焼き 桃太郎】

想去かく庄吃的,不過立雲峽一役,元氣未復,活動只敢在大阪駅。雖然かく庄在鄰站的福島駅,但福島駅出來要走樓梯,不搏。



是說,其實我很愛お好み焼き的。

幾乎每回在関空離境前都會去ぼてじゅう。

雖然個人對於焼きそば是莫名其妙的喜歡,但卻又不是那麼喜歡モダン焼き,至於もんじゃ焼き,那是江戸人的玩意,更加不合。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走進桃太郎的。

是因為看到門外的Menu很多牡蠣。



這個時間正好是牡蠣季節。鄰席的人點了牡蠣そば,也很好吃的樣子。

お好み焼き很好吃,只是口渴,結果來了兩瓶卡路比斯,埋單差不多兩千大洋,好貴!






2016/12/02

下ネタじゃない

是日公佈今年的流行語大賞。

想起兩星期前的GORO DX(爆)請來流行語先鋒三浦純和官藤宮九郎,笑足全場。

不會因為吾郎ちゃん而去捱夜看GORO DX,但會因為嘉賓而去捱夜看GORO DX。(毆)

九月時來了個隈研吾,吾郎ちゃん還出外景上了他的辦公室,八卦度100分,心滿意足。

又如前陣子請來中園ミホ,明明大門未知子是テレ朝的日劇,自己卻走去TBS宣傳。呵呵呵~這位阿姨太識玩了。

然後還要自爆曾邀約吾郎三回出演卻沒回音。

三浦純「一男一女,朋友關係,混浴的話,ただおじさんとおばさん」

笑到眼淚都流了。

三浦純和官藤宮九郎的會議,認真點,真的不是黃段子。

例如温泉用的毛巾長度,是由女性上下兩點距離而定。



和男性沒關係係,因為男性用小毛巾遮蓋便可以了。

怎麼這些年來都沒想到呢?

數天前P君才說起她去泡湯時遇著一個女人直接跳進池內泡完後才施施然去用肥皂洗淨沖身。

最近我也遇過,且是同房的好友(爆)

有時,我也懷疑日本人是不是只在陌生人前才會裝模作樣。

都不知見過幾多十次日本女生化了妝去泡湯的,或者說,她們不落妝便去泡湯。

即是,如果那個風呂本來是一個景點,例如道後温泉本館,泡湯只為體驗風情,倒也明白。

但在商務酒店的大浴池,且是晚上 十一點,不落妝去泡湯,費解。

難道那個妝要留到明天?

拉扯得太遠了。

有興趣的話,請自行上B站檢索「小◯◯字幕组」又或是「◯黑兔字幕組」,17日及24日兩回都很好笑,期待還有未公開。






2016/12/01

食・大阪【串かつだるま】

緣份這回事真的很奇怪,坐的位置正是「大阪城公園駅」。



約了光ちゃん飯的Y君吃飯,二人想爆頭都不知吃甚麼,忽然記起前陣子K團二人去了通天閣,於是,一個星期內的第二頓串焼き。

所有県民書都會提及「ソースの二度付けは禁止!」因為同一個Sauce還要留給下一枱客用,所以任何串燒都只能沾一次汁。



那汁如果遺留了食材例如衣怎麼辦?

店員さん會很丁寧的用隔子撈起醬汁內的異物。

神經質的話就記緊早上開店後做第一輪客。



此時正是牡蠣季節,去到そば屋就是牡蠣そば,去到お好み焼き屋,就是牡蠣好み焼き。串焼き也不例外。牡蠣和串焼き相性挺合的。



沾鹽不沾汁的金目鯛也好吃,甚麼都不沾(そのまま)的明太子就老老實實有點怪異。



至愛怪異的毒舌選了麩,還有紫蘇蒜頭,都是甚麼都不沾的,然後都是相性不合。



多春魚和串焼き的相性也可。



半途,後枱來了兩個說廣東話的女生,說要吃拉麵。

兩個女生研究半響,還是走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拉麵的,日本人去到最末,不是おにぎり便是お茶漬,或是拉麵。店裡的拉麵才只是350円。




串かつ だるま
http://www.kushikatu-daruma.com/





2016/11/30

悲情大廈

どうも〜どうも〜我是那個明明在追「逃げ恥」卻一次也沒寫過上BLOG的Mでござる。

是日很忙,看完逃げ恥還有図書館,偷懶番炒。

IQ246 今回也是命案,不過是殺人犯全家富貴的家。



待って〜待って〜

37.5℃の涙時,成宮寬貴已經住在這裡!!!!!!!!!!!!!!!



同年還有婚禮的前一天。
 


偵探的偵探



I'm Home



醫師們的戀愛情事



為了N



White Lab



MOZU



失戀巧克力職人



我最討厭偵探



天魔大師



相棒



Legal High



悲情大廈今年好像沒怎麼出場,還是我今年看的日劇太少(汗)




風水樓


2016/11/29

疾風ロンド

搞不懂,究竟我那些住在東京的朋友以為我住在日本?還是她們以為自己住在海外?

Send了無限の住人照片上LINE,多口說了一句還有ちらし。



結果就變成這樣子。



當時已經說明人在大阪,不是東京。

詭異的是,明明東京應該比大阪快,但23區的人就是覺得大阪快。(;´д`)

月曜日,只有AEON的電影院才有特價。

還是走了去大阪ステーションシティシネマ看疾風。

誰叫大阪只有三家AEON,還要是「府」,不是「市」,千八大洋去看正場。

千八大洋,值得的。

大阪ステーションシティシネマ是第一趟來,常去的是E-Ma的ブロク7,還有梅田的TOHO。

大阪ステーションシティシネマ,直接翻譯就是Osaka Station City Cinema。

走到那裡都見到福士哥的大看板。



キセキ也開始宣傳了,主題曲等由菅田将暉親自主唱。



有人飲恨的海賊。



正場是垃圾桶(爆)。



左右大腿貼滿しっぷ去看しっぷう。

疾風ロンド,這裡的疾風不是はやて,而是しっぷう。

原著,東野圭吾的長篇,泰鵬大学医科学研究所的炭疽菌K55被盗,犯人把細菌埋藏在雪地,一旦溶雪,細菌隨風散播,犯人向所長勒索三億日圓,需在四天內支付,由於是秘密製造的生物武器,所長不能通知警察。而犯人卻在發出勒索電郵後因交通意外死亡,遺物有七張Teddy Bear照片,正是收藏地點的提示,所長就派不曉滑雪的阿部ちゃん去找回失物,阿部ちゃん就帶Snow Board高手的兒子去幫忙但卻又不肯明言發生甚麼事。

原著關乎人類可能滅亡的大課題,但電影笑料不絕。

除了是枝裕和外,阿部ちゃん大概拍甚任何導演電影也會變成笑片。笑點本來無啥好笑,例如予告篇裡小朋友嘲笑阿部ちゃん不懂滑雪,但是全場卻笑得很開懷。

大倉忠義和大島優子,かっこういい!

兩個都型的不得了,是內在,不是外在。

以前扮演龍馬童年期的濱田龍臣做阿部ちゃん的兒子,幸好上月才看了坂口健太郎的模倣犯,否則完全認不出這個和Yabu有七分相像的男孩。

也不只是笑料,也很東野圭吾風格的親子情。

有得看就看,下句請閣下自己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