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8

裏の裏?

翻了WUS的レポ一下,原來不止一次有人問村爸為甚麼腕表戴在右手。

2013年時曾回應:「腕表在右手表示平和,拍劇集時會換回一般人用的左手。」

從Hawaii回來,腕表戴在左手。

有人認為腕表戴在左手暗示要戰鬥到底,也有人說自去年七、八月大部份時間都是戴在右手,也有人認為左手右手並不意味甚麼。

於是又去翻了一下類似私人時間的工作表。

150711 台灣松山機場到達時,左手。
150714 台灣松山機場離開時,左手。
150718 HERO初日(部份乃角色需要),左手。
150809 HERO名古屋舞台挨拶,右手。
151114 SmaStation(生中継),左手。
151231 SMAP SHOP(接下來是紅白)左手。

再看比較近期的160725スマスマ,濱田岳時右手,桐谷健太時左手。

搞啥!?

還是從頭到尾看一遍PON。

從秘密通道出來時...



順道一說,戴口罩的據說是J2KC。



這時還未有行動。





去到自動行人道,一陣閃光,左手忽然去抽右手包包的帶。



是要讓鏡頭拍到腕表在左手?



左手也提得太高吧?( ̄。 ̄)



回復正常。



轉角便離開禁區。



左手再度提高,手放到下巴去。



左手放下。



テレ朝的岡安弥生開始提問。(幸好不是大村正樹(;´Д`A ```)



左手又再提高。







動作太不自然,幾乎以為在賣弄手上的Cosmograph。









也看テレ朝請來的專家如何分析。



且當是陰謀論好了。

左看右看,怎麼我覺得那是一個Message,對像可能是飯,也有可能是其他在看電視但又不能聯絡的人。

還是,高舉左手碰下巴其實只是一個無意識習慣動作?

然後,今晚的SGS就有人問大佬甚麼時候用左手。




2016/08/27

監査役

有看半沢直樹嗎?

小友說国税局搜集證據証明J+逃稅才是正事。

J+的監査役是元稅務署長,怎會逃稅啊!?

監査役是甚麼?就是Auditor。

1988年是国税局調查部課長,1990年升做麻布區稅務署長,1991年自行開業,現任某CPA Firm的相談役,是CPTA (Certified Public Tax Accountant) 名譽會長,也是J+的Auditor。



這位Tsuzuki先生也是日本國際文化遺產協會的監事,而日本國際文化遺產協會的理事是元宿仁,是自民党本部前事務総長。

麻布稅務署離開現在赤坂的Office只有20分鐘路程,但現今J+的Office乃是1988年購入,之前在六本木某建築物的7/F和8/F,路程更短,只有18分鐘。

而六本木此座建築物的主人,是已故女優夏目雅子母親的物業,J+搬走後,換了做夏目雅子向日葵基金事務所。

夏目雅子生前的丈夫是伊集院靜,以前出演Goro Deluxe時曾因不滿小島慶子而中途拂袖而去。

伊集院靜既是作家,也是作詞家,火柴的《愚か者》和《ギンギラギンにさりげなく》皆出自伊集院靜手筆。

Marching J的主役員裡,除了佐藤俊一、火柴、黑柳徹子、小杉理宇造外,還有伊集院靜。






2016/08/26

食・大阪【Tonkatsu Manger】

2015年時SmaStation去做日本等候時間最長的食店排名榜,結果第一名是等了3小時59分,位於大阪八尾市的Manger。然後Google Map上還有人投訴等了10小時www。



因為,日本行列一的Manger只有13席。



八尾市真的沒有甚麼地方可以讓人打發時間的,所以正確做法應該是,早上九點到達,留下名字、人數、聯絡電話後離開,但不能太遠喔,10分鐘的車程內,不然店員打電話找到你時人在京都那就不用回來了。

如果十點後才去到,那就預約晚上的吧,盡管如此,輪到你的時候也可能是晚上八點。

如果沒電話又怎辦?如果留下名字時,前面只有八組人,每組平均兩個人的話,大概會是第二輪,時間大概會在上午十一點半後。如此類推,計算一下,總之,名字喊了十次都不在時就明天再請早。

鹽有兩種可選,選了炭塩,味道其實有點淡。ソース選了Original。



沒有TOKYO-X,改吃宮崎,其他的還有鹿児島。份量有點小,因是M Size。



因為很想吃的花瓜,未試過炸花瓜嘛,但原來花瓜只是藏在豚肉裡。坦白說,不是不好吃,只是不特別,早知叫別的好過。



人人走時都外賣,今回不要とんかつ要えびフライ。



呵呵呵~!六小時後依然好吃,當然即場吃會好吃得多。

為吃とんかつ而要呆等四五個小時值不值得見人見智,但如果像上述方法留下電話等呼喚可考慮。



とんかつマンジェ
http://www.manger.co.jp/




2016/08/25

食・大阪【graf】

graf-d3成立多年,設計業界頗有名氣。

然後一直不知道它有Cafe,如果不是因為Mamezo & Cafe排了長龍,如果不是Dallmayr是日休息,也不會去graf。

graf的位置在大阪市立科學館附近。



graf很有點北歐傢具雜貨店的味道,但所有傢具和雜貨皆是日本製造。Cafe就在店內,大概只有廿多席。



是日來了三個洋人都坐戶外。



這樣看,有點鴨川的味道。



選了日替,先來野菜沙律。



主菜是薑茸蒸豚肉(注意,可不是生姜焼),再配個冰咖啡。



飯是有味飯,生姜超好吃,好感大增。



再來的青紫蘇味噌汁十分意外,湯底好像沒有昆布又沒有鰹節,反而是濃濃的金菇味。



所有菜的名字都認識,除了蕃茄,所有菜的味道M一個都不曾嘗過。



菜單上寫的是蒸豚肉配薑茸,但吃入口...不是薑啊〜梅?魚露?

ピーマン... 加了辣,但那個辣從何而來?

パプリカ帶著炭香。

Sweet Potato是Deep Fried過的。

用松子來醃胡蘿蔔!?

還有水菜、茄子...

除了蕃茄,全部都是未曾嘗試過的調味。

完全是味覺的衝擊。

上一次,是多年前第一次去宇宙一的店吧。


graf
http://www.graf-d3.com/


2016/08/24

Summer IFF 2016【64:少女誘拐殺人事件】

看了兩次64前編,一次後編。



電影比預期好看。

第一次的前編是在日本看的,第二次在香港看的,因為電影節上映的版本是前後編合併,不設中場休息。

19:30開場,散場時是23:30。

上一次一口氣看四個小時的電影已不記得是那部了,還是其實這次是第一次看四個小時的電影?

在日本的評價,前編比後編高,一般評論是因為電影結局和原著小說有不同。個人有同感,後編的節奏比前編的緊湊,可能要讓觀眾覺得值回票價,最後的半小時拖得有點冗長。三個小時已經足夠,但卻不能分兩集。

改編日本推理小說名家橫山秀夫代表作,主線是一宗代號「64」的女童誘拐撕票懸案,發生在昭和64年(即1989年頭七天,後因日皇裕仁逝世而改年號為平成)。事隔十四年,距離殺人罪追訴期尚餘一年,當初負責偵查的刑警三上,從刑事部調到警察公關部,表面上是升職,其實是三煞位,令他在新舊同事、上司與記者之間進退維谷。人事矛盾難解,更陷身高層權力鬥爭,自己女兒又離家出走,此時竟發生了模仿當年綁架細節的案件。瀨瀨敬久(《天堂物語》,35屆)集合佐藤浩市、永瀨正敏、綾野剛、瑛太、榮倉奈奈、三浦友和等紅星陣容,以上下兩集共四小時的篇幅,借曲折奇案反映時代,探討其中的複雜人性。

故事並不複雜,只是枝葉比較多,前編是昭和64年的誘拐事件,後編是14後的誘拐事件。

電影冗長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人物太多,每個人都要有點戲份時便愈來愈長。

広報室和記者俱樂部的演技力沒那麼爆。警務部的椎名桔平只有一場戲,但忽然變臉的官樣好難忘;仲村徹雖有好幾場戲但只是大茄;滝藤賢一的戲份最多。刑事部有外父奧田瑛二(安藤サクラ之父)和女婿柄本佑(安藤サクラ之夫),柄本佑的角色太可憐,出一次場就笑一次。

重點其實落在64搜查班。

個人認為演出最好的是吉岡秀隆。窪田正孝戲份太少,且好幾個鏡頭都幾乎誤會是林遺都。

印像最深刻的是永瀨正敏,但自他發現誰是犯人後變得太帥(爆)

三上家,若不翻官網一下子也沒發現女兒是芳川京子。

其實,推得去電影院看的,尤其是有椅震的影院。



64‐ロクヨン‐前編/後編
http://64-movie.jp/










2016/08/23

黑仔504

504真係好黑仔。

三隻風強攻日本,11号昨日已上北海道,在奧運閉幕的這一天,9号從東京追擊東北。

友甲一直在抱怨,羽田的548由08:45発改做12:55発,而友乙的成田504一早飛走了。

結果。

友甲的548,12:55発,17:52羽田着。

友乙的504,09:19発,17:45成田着。

因為中段時間太大風,成田不但要關閉跑道,管制塔還要避難去。

更氣死友乙的是友丙坐520,10:30発,16:27成田着。明明遲個多小時離陸,卻早個多小時抵達。

你選擇坐七個半小時飛機?還是四個小時?

我選擇改期。

偏偏村爸沒改期。



有村飯說:「留得村爸在,那怕沒柴燒,只要他留低在J+,無問題!!!」

有問題。

沒了SMAP,就沒有SMAPxSMAP,沒有SMAPxSMAP,村爸還有甚麼節目?

看不到樣貌的WUS不算。

拍劇,一年一套,算十二話好了,三個月。

電影,一年一套。

頂多加多一套季度特番,連續兩天好嗎?

沒有了FNS,沒有Music Station,沒有紅白,沒有Sanma & Smap,你不要跟我說只要能夠看到魚叔和村爸去釣魚已經很滿足。






2016/08/22

天在看

認為飯島一直在陷害村爸的,對村爸是一個侮辱。

如果一早計劃獨立,飯島怎會讓村爸接拍「無限の住人」,從開拍到上映佔據一年半以上時間,中間有甚麼差池怎辦?

同樣,既然村爸決定留下,事務所何需用檔期理由推掉吳宇森六月在大阪開拍的「追捕」?如果有心留他在事務所,拍電影最好,保證兩年不能走,被提名最佳男主角時再度推辭,呵呵呵。

事務所的目標不是飯島,飯島是保護膜,要破壞五人首先便得撕走他們的保護膜。

和老細開個工作會議,會帶律師出席嗎?沒有經理人,沒有律師,公佈出來和商議的結果有出入,誰證明?

根本有沒有開過會,也只有天知道。

報導說老校8月10日下午4時和成員會面,偏偏,是日代代木競技場ABC-Z的演唱會,很多人目擊老校的身影。又穿越?



其實也不只第一次了,上回說躺在醫院結果還不是被人踢爆在劇場見到本尊。

文春向來是J家敵人,何以自一月起忽然倒戈相向?

森君脱退、村爸結婚、吾郎撞車、草醉裸、皆有記者会見,為甚麼今次沒有?解散不比醉裸大件事?

4對1,好讓飯互相廝殺,事務所甩身不用背鍋。

非木飯:「木村你不走連累全團」木飯:「慎吾為何這麼固執?」。

不恨木村,不恨慎吾,不恨2TOP,不恨年下三人,找個人給你恨。

新一期文春,新目標由成員換轉村嫂,連我那麼討厭這個女人的也忍不住跳起來:「文春你如何知道工藤靜香打電話鬧飯島叫她遠離村爸?」

換走飯島系的幕後工作人員,停止台場的現場観覧,利用剪接製作出不利五人的鏡頭。

這麼多時間不選,偏偏要選村爸不在日本時才公佈?就算是解散,為何不等人齊?反正,一早都傳說九月收爐,就是不能等人齊?

要犧牲五個,當然不是恩怨情仇。

沒有人會仇錢的,愈有錢的人愈不仇錢。

就用新潮的說法,一票9,500円, 一百萬人次就是95億,那當然是犧牲五個換回來的利益遠遠大於此數。

至於一千億那個數字,暫保留。

是說,就算損失一千億,直接問那五人賠償,事務所沒有損失。

甚麼訂場費用幾多幾多百萬。

直到8月14日前我每天都定檢各大場的予約狀況,不只野球,也包括足球。

賠償?像六月時,連十二月的場地全被其他人預約了,沒空檔,即是事務所沒預約。賠償甚麼?

唱片公司說不知道他們解散,電視台製作部也說不知道他們解散。

不相信。

小嘍囉或許不知道,高層會不知道?

更何況V記高層根本和K○SUGI同一夥。

對了,聽說和那兩母女同行去夏威夷的還有竹內瑪利亞。

竹內瑪利亞也是K○SUGI公司的。

維基懶人包說鈴木修也是K○SUGI公司的。

日本財団總資産值近3,000億,是日本最大的公益財團,傳聞是日本右翼的大波士。事務所撒走SMAP,意味要和右翼對著幹?還是對方想換人?

支持殘奧(台稱「帕運」)的日本財団會長笹川陽平,其中一個兒子是台場製作人,本人早於公佈的24小時前,在大家樂哭著唱了一百萬遍ありがとう,看評論,真粉無疑。

笹川陽平的兄長是前自民黨總務會長笹川堯,其子仍是自民黨眾議院議員。

笹川堯瞓身支持小池百合子競選東京市長,但是自民黨並不支持小池出馬,尤記得競選時各電視台新聞部送了一個安倍直接無視她的好長好長慢鏡。

耐人尋味的是四子在大家樂曾提及「一族郎党」,意謂誅連九族。

在維基懶人包(對不起~M姐是一個懶人)小池的介紹裡,發現「扇千景」的名字。

誰是扇千景?站在唐家璇旁邊穿灰色和服的便是。當時年人民網用「日本前參議院院長」來介紹她。本人出身宝塚,現在是「靖国神社崇敬奉賛会会長」,在第2次森内閣期間,曾任建設大臣、国土庁長官、研究・学園都市担当大臣、土地対策担当大臣、首都機能移転担当大臣等職。當日坐唐家璇旁邊的是她,接下來日方的排位是橋田寿賀子、瑪利副社長,然後輪到五子。



關於事務所有沒有透過電○(又名○通)在背後操縱星巴克?

我相信有的。

去年年末Count Down時火柴發表的言論,不少人曾發推文,然而不到一天我再找尋時全部消失。

順道說一句,安倍的老婆,是電○(又名○通)出身。

一堆政治,煩爆。